杨四五

杨四五简介


杨四五,四川人,八零后,大西联成员之一,偶尔写诗。

杨四五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洪城夜话(杨四五)




诗是孤独而大众的。伯玉。洪水令人难忘
但世间的一切恰由浑浊涤荡
沙滩上被遗忘的鱼群
恰是灾民短促而实用的快感

不得不承认,诗正是诞生在这庸常的一面
水花其实多余
浪涛尽头焦灼的弧形也是多余
土垄上,留守的风骚妇女也是多余

天地就在这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16 18:12:30 杨四五 阅读(110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屋子

妻子确信我坐在家里,但我
确信我们一直在家的外面

这一天的日落来得太快
日落之后,可能就真的亮了

那些早早出门,却死在路上的人
被塌陷的路面再次掩埋

后来的,大腹便便的南巡者
与跪在路边的人
说这一切,都与他们无关

无关就无关吧,反正
日落终是要尽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8/10 19:02:14 杨四五 阅读(130) | 评论 (1)编辑


◆裂缝

他们紧紧地挨在一条长凳上,就像
小时候那样
坐在一起,夹碗里的咸菜和花生

他们不怎么饮酒了
面前这杯
彼此劝说了多次

他们微驼的身体向着一片苍翠的竹林
竹林外是稻田
和麦地。麦地外
是宽阔的涪江
涪江对岸,是水冲坝上陌生的人们

宴席就要散了。稻田里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7/2 12:33:13 杨四五 阅读(156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猎场

现在是杯箸停息的时候,再过一会儿
他就要睡去
他将闭上嘴巴
在烈日笼罩的天花板下均匀鼾声与呼吸
——这情形与门口蜷卧的黄狗相同
或者其它,米粒后的蚂蚁

远处的汽车连绵成片,街道上闪着晃眼的光辉
人工河在茂盛的树叶下
穿过煤渣与煤堆各:
那早年砌好的洗衣石长满黑色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6/26 11:06:31 杨四五 阅读(148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圆月

夜晚因过于黑暗而允许圆月的存在
我在路上
才不会跌落于窨井

我清楚谁将盖子拿走
谁将盖子破坏
谁将另一种盖子贴合于井口

天空亮堂堂的,人影难以忽略
圆月在我的头顶,从未裂出过探首的豁口


◆树荫

一些声音残留于母象的腹部,现在它
装着一个无所事事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6/19 14:35:02 杨四五 阅读(139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父亲

我的父亲,此时一定在房间翻动新买的纸牌
窗外夜色浓重
城市里安静的灯,仿佛许多大胆的眼睛

他在垂挂的窗帘后定然不会知晓
这平凡的夜晚,永康无人打扰的地方
我为他写下一首小诗,没有多少动人的情感


◆小曼

想拥有一片琥珀色的海洋
星空下
鲸鱼前行的帆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6/11 16:53:19 杨四五 阅读(118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后来

楼下的招租电话,仍然悬挂在门口
昨天
它潮湿而安静

院角边的桂花树与菜地里的土
颜色加深了一些
城市里细雨蒙蒙
仿佛塞填了难以捕捉的填充物

我听不见清晰的
毫无来由的发动机声
也没有见过一个陌生而喜欢的人

303房间就是如此:无人的时候
有人旋转钥匙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6/4 12:40:59 杨四五 阅读(179) | 评论 (4)编辑


◆重生

两次重生源于告别他矮小的灶台
夜里昏黑
阳谷县的灯丝不明
温热的心肝置放在案上就像
甘愿放在他手中的胸口
雨声嘀嘀嗒嗒
街市上装睡的人紧闭着门窗
——在今夜死去
还是在他发现时死去?
——朝思暮想的人
在同一片屋檐
隔着漂浮的,零散而锋利的瞳孔:
那些低眉顺眼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5/28 19:32:48 杨四五 阅读(182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失忆后

隔着屏幕闻见你的呼息和另一具
生不如死的模型

天空低低的,清澈而蔚蓝
去皮后的苹果在桌案上,长出椭圆形的叶子
有时候像桑
有时候你像一口刚打好的水井

芝麻大的虫卵撒在薄薄的纸片上
你钻进屏幕后崭新的毛玻璃窗
你裹着绸缎
迟迟不肯出来

你说过让我再看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5/21 16:48:16 杨四五 阅读(129) | 评论 (0)编辑


◆现在

现在的你只留下一小块
有时会膨胀
有时会裂开

现在的你
无论白天还是晚上
都是暗调中
飞腾而去的一小块

现在的你
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浮现
我变得小心翼翼


◆清者明也

省去香烛必然陷于无边的黑暗
以至于你们
成为恍惚中
生动的背景
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5/14 12:39:46 杨四五 阅读(167) | 评论 (0)编辑


杨四五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